• <wbr id="hdebc"></wbr>
    <nav id="hdebc"><listing id="hdebc"><address id="hdebc"></address></listing></nav><wbr id="hdebc"><pre id="hdebc"></pre></wbr>
    <sub id="hdebc"></sub>
        1. <wbr id="hdebc"><pre id="hdebc"></pre></wbr>

          辦公家具

          締造人性化辦公空間專業辦公家具定制廠家

          登錄/注冊|收藏本站 網站地圖

          雅風辦公家具品牌熱線:400-878-1011

          您是不是要搜:

          當前位置: 首頁 » 雅風家具新聞中心 » 雅風家具資訊中心 » 家具行業資訊 » 矮高時期的蘇州辦公家具過渡及其發展

          矮高時期的蘇州辦公家具過渡及其發展

          文章出處:雅風辦公家具   責任編輯:雅風小編   發布時間:2017-03-24 13:01:54    點擊數:-   【

          距今3000多年前的商周時代,家具已普遍地應用于人們的日常生活中.當時在室內就地鋪席,人們跪坐在席上.席上同時還有床、案、俎、禁等各種矮型家具.席地跪坐的習慣從商周起一直保持到三國時期.在這近2000千年的歷史中,家具的類型有很大的發展.不僅品種豐富,而且裝飾的紋樣簡練而秀麗,髹漆工藝精湛.戰國時期的楚文化,尤為突出,其中有河南信陽出土的彩繪大床.床的高度很矮,由床身、床欄、床足組成.床身是用縱橫方木條連接的框架,周圍的床欄以竹木的豎條穿過橫條構成方格,床足上施以透雕的云紋.當時的居家生活是以床為中心的.同時還有大量的俎、幾、案、禁等,這些蘇州辦公家具的造型古拙,裝飾秀麗,特別是漆飾工藝之精湛為今人所贊嘆.在裝飾方面,紋樣秀麗,線條流暢,有用文字作裝飾的,也有繩紋、齒紋、菱形、波形等幾何紋.圖案有龍風紋、云雷紋、饕餮紋等,用色絢麗多采,有紅、黑、綠、赭、灰等色,以黑色、紅色用得最多,點綴以其它顏色,具有深沉高貴的感覺.雕刻裝飾也同時廣泛地用于各種家具上,使家具使用功能和造型裝飾得到完美的統一.矮型家具銅俎陜西漆幾隨縣曾侯乙墓雕花幾信陽楚墓銅禁陜西寶雞臺周墓.

          杉杉控股辦公家具10

          兩晉、南北朝是中國歷史上漢民族與西北少數民族大融合的歷史時期,人們席地而坐的生活習慣仍然未改.但西北少數民族進入中原后帶來了各種形式的高型蘇州辦公家具,如椅子、方凳、圓凳等.睡眠的床已逐步增高,上有床頂并加有床帳,又可以垂足坐于床沿.床上出現了可以倚靠的長幾和彎曲的憑幾.佛教的火焰紋、蓮花紋、卷草紋、飛天、獅子等已在家具裝飾中應用.

          杉杉控股辦公家具11

          隋唐五代是中國封建社會極其輝煌的時期.這段期間,席地而坐、在床榻上伸足平生、側身斜坐、盤足坐及垂足坐同時存在,總趨向是向垂足坐過渡.此時高型家具有桌、案、長凳、圈椅、靠背椅和平面的床.家具的造型簡明、樸素大方,結構上采用中國建筑結構的抬梁木構架的結構方式,使結構趨于合理的簡化.當時在宮廷和士大夫階層里,高型蘇州辦公家具的使用已十分普遍.這些家具的造型已十分接近現代生產的框架結構的家具,為宋明時期的家具奠定了風格的基礎.長桌及長凳敦煌473窟壁畫小榻敦煌方凳衛賢《高士圖》三彩錢柜西安唐墓住宅內的床敦煌217窟壁畫屏風、案、桌、扶手椅五代王齊翰《勘書圖》.

          杉杉控股辦公家具7

          自兩晉南北朝垂足而坐的起坐方式興起至兩宋與遼金對峙時期,垂足而坐的生活方式已經遍及于普通百姓家庭,由此高型蘇州辦公家具完全得到了定型和迅速的發展.除了日常使用的桌椅外,還產生了許多新的品種,如圓型和方型的高幾、琴桌和床上的小炕桌等.在造型和結構方面有了比較大的變化,首先是梁柱式的框架結構替代了隋唐時期的箱型壺門結構,使得家具的結構受力體系與造型結構更加清晰合理;其次是大量應用裝飾性的線腳和結構附件,使家具造型更加豐富、活潑.如足面與柱腿連接處出現了牙條、羅鍋撐、霸王撐等.桌椅四足的斷面除了有方形和圓形外,還出現了馬蹄形等,為今后明清家具的發展打下了基礎.

          想了解更多辦公家具資料,請咨詢:www.newpointconsulting.com. 全國服務熱線:400-878-1011

           

          此文關鍵字:蘇州辦公家具 辦公家具
          国产亚洲欧美另类精品久久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